博客新闻资讯网致力于打造最新最快最具活力的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历诗蕊新闻博客资讯网

以及政治、天文和计算机

发布:admin04-29分类: 国内

  和刘元聊天让人觉得时间过得很快,印象深刻的,是他“散弹”般的语速和魔性的笑声。

  加入真格基金以前,刘元曾作为高级分析师任职于美国风险投资基金Greenspring Associates,负责风险投资基金母基金投资,及成长期公司的直接投资,见证过IDG、高榕等基金的早期发展,往来无白丁的日子让刘元现在“见到大佬最起码不会手心出汗”。

  刘元拥有美国文理学院华盛顿和李大学的会计与商业管理本科学位,不过,偏爱文科的他大学期间选择了五门哲学课和四门电影课,以及政治、天文和计算机,还有日语、法语、德语和拉丁语。初中便喜欢Pink Floyd、Nirvana、Guns N Roses等,在二线城市中学理科实验班的他当时有种“文艺青年的孤独感”。

  加入真格两年,和多数同业者聚焦一两个垂直赛道的打法不同,刘元坚信人的价值,“聪明人选的方向某种程度上可以代表未来”,涉猎媒体、文娱、消费和科技,将网撒得很开。投资项目包括:芥末金融、新世相、大象公会、豌豆公主、奇弩机器人、格格家、超能小黑、衣二三、初速度、穿越君、豪斯生物、KnowYourselve、CreditX、12Sigma、CastBox等。

  刘元自评今年比去年更勤奋,一天排6-8个会,他把每一次不低于1小时的见面都当“大数据训练”;他喜欢跟人探讨,“最近有什么其他人还没发现的发现”是他自己爱问同行和创业者的问题。

  上周,刘元获得了卓·小饭桌30岁以下新锐投资人奖项,他跟记者聊了进入VC圈两年的一些收获和感悟,以下为对话。

  小饭桌:主要关注哪些领域,投早期项目,如何分辨投机者和真正有商业领袖潜力的创业者?

  刘元:我在真格并没有分领域,我们的核心价值观是投人,不会刻意从行业角度进行布局,如你所见,我来真格以后主导的项目里包括电商、互联网金融、AI、线下餐饮、新媒体、医疗,跨的行业很广;我来真格以前上一份工作既要看2B也要看2C的项目,同时也做母基金投VC,不仅跨行业,而且跨地区。这也是在这个行业中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一点,就是满足对各个行业的好奇心。我希望找到最敏锐的创业者,时间过去以后,我们会发现这些创业者往往选择最聪明的方向。

  至于投人的标准,也就是我们真格基金经常说的三L理论:相关经历、学习能力和影响力,是不是商业领袖的潜在苗子,所以不管你是做机器人、做互联网金融,我们标准都是一样,我们在找有商业领袖气质和能力的人,这个其实跟行业关系不大。

  关于识人,这里边并没有可以总结提纯的技巧,但是投机主义者是比较容易辨别出来的,有几个明显的迹象: 团队、产品都没有只凭一份BP来融资,做的都是风口上的事,BP上热词满天飞,分辨投机主义者只是最简单的一层,难的在于比如一个技术型创业者技术过硬但是沉默寡言,他们有没有互补的团队和业务拓展能力,在这点上我们内部经常有不统一的意见。但对于真正厉害的创业者,我的做法是“听之任之”,他倾注所有心力去相信这件事,我不会去怀疑他。

  刘元:首先是他有没有很强的逻辑思维,有没有提纲挈领的能力,回答问题一语中的,不重不漏、都到点上。不能用一句或者三句话把自己业务说清楚的CEO,我会觉得他不够聪明、很难成事,这样子的话你怎么招人、怎么融资。一般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工作力、学习力、影响力肯定都有,这是我最看中的品质。

  第二是视野,比如你对数据的敏感性,我很喜欢问的一个问题是“对标的公司这一年的收入和市值是多少”,这背后能够反应一个人的商业逻辑。很多时候,技术型创业者他们没有受过金融、商业一系列的科班训练,所以这个问题能够反应出他这方面的逻辑好不好。

  我觉得我在真格学到最珍贵的东西是,要非常谨慎的去赌没有工作经验的创业者。做投资人要做到微妙的平衡,给人性留出空间。

  刘元:有很多,比如穿越君、氪信、超能小黑的创始人,见了以后会特别激动、“不能自持”。拿超能小黑的创始人田良举例,我一见就觉得要把他签下来,他是一个罕见的有商业气质的文艺青年。

  在内部有的同事挑战、质疑过我,说你是不是太偏爱文艺青年了?我觉得我的确偏爱文艺青年,我认为有商业意识的文艺青年势不可挡。因为很多文艺青年是没有商业意识的,但有商业嗅觉的文艺青年会比别人多很多优势。因为他接触很多新的东西,所以学习能力、人格魅力会很强,在融资、招人的时候,你是个有趣的人,别人愿意跟你一起花时间,我就偏爱文艺青年,我一点都不隐晦。

  可能很多人都觉得,文艺青年的属性在老一辈传统商业领袖中很罕见,我个人认为是因为在上一个商业时代,公有制与私有制浩荡并轨,产业匮乏百废俱兴,最杰出的商业素质可能是破釜沉舟的创业勇气和见缝插针的机敏嗅觉。现在很多产品的供给端都已经相对充裕,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产品,需要用更好的产品取代已经满足基本需求的产品,所以像苹果、谷歌、Facebook和微信这样的公司创始人或者产品经理,一定是对美有着更高的追求和想象,对用户的人性有着更深邃的理解,而这样的素质肯定是文艺青年更可能具有的。事实上,我所认识的最被赞誉的程序员们,几乎全都有各自所痴迷和热爱的文艺领域,都是非常有趣的个体。很难想象在这个信息急速膨胀的年代,一个对未知有着旺盛好奇心和强大学习与领悟能力的年轻人,对所有的文艺领域没有任何的爱好。

  徐老师还有个理论,就是你愿不愿意周五晚上跟他吃个饭,或者换个角度他是不是你愿意为之工作的人,这也是我经常在尝试的方法。

  刘元:艺术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每天9点以后我都会看书和看电影,我觉得你读过的每一本书、每一部电影都会伴你成长,成为你的一部分,艺术能让人保持强烈的好奇心和敏锐的触感。

  徐老师(徐小平)是学音乐的,他热爱文学、音乐和电影,你一进家门就能看到一座伍迪艾伦的雕像,王强老师也是。IDG李骁军说过做早期投资就像中医,甄别能力特别重要,我相信写小说的人比科班出身学金融的看人更准。王强老师经常引用托马斯曼的一句话 “比爱更浓烈的是兴趣”,我在电影、文学方面有持之以恒的兴趣。

  刘元:我觉得做早期投资除了与人交流的能力外,最重要的是模式识别能力,包括对模式的识别和对人的识别。经验永远不能预测未来,但是要从经验中提取对模式的识别能力,这在我看来是最重要的。这就是像大数据训练一样,你要用数据训练自己的算法,然后你要提高算法、增大数据量,在有限的数据训练里面能够最快的提高能力。

  刘元:当我发现有些同行懂得特别多,让我发现自己盲区的时候就会很沮丧。比如我投了个医疗项目,当时我主动找来创投圈的教皇级人物章苏阳进来,有次和他在一起吃饭,他提了几个特别关键的问题,而这是我不知道的,我当时觉得自己很尴尬,有一种羞耻感,让我觉得芒刺在背。

  不过,我很庆幸当时找章苏阳进来,如果没有他指点,我根本就不知道还有那么多坑,这件事给我最大的启发就是要去分享。今年刚好科技和医疗项目特别多,这种感受常常提醒我。

  刘元:这个工作最好的、最让我感激的地方就是自由——做你想做的事、见你相见的人,高度自我驱动,你知道是在往你自己想跑的方向跑,这也是这份工作既危险但又迷人的地方,不像你在跑道上,跑的快就赢,做投资的人都在茫茫草原上,你不知道谁跑的对,你也不知道该快跑还是慢跑,你往错误的方向跑的很快,会发现跑错了方向,这是完全可能的。

  我今年勤奋了很多,比去年对这个市场的认识充分了不少,包括对被投公司的参与也比去年做得好,我个人感觉今年状态会更好一些。今年比较开心的一点,比如说见到一个人,我说好久不见,上次见你还在去年吧之类的,他说其实我们三个月前才刚见了,这让我觉得我做了很多事情。

  去年的年终Review,我对真格基金CEO方爱之说,这是我人生到目前为止最快乐的时光,不知道有什么可抱怨,从没想过自己会像现在这样开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谢谢合作!



欢迎使用手机扫描访问本站